当当网上商城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支援“疫”线的夫妻档:结束战“疫”即是归期

支援“疫”线的夫妻档:结束战“疫”即是归期 作者 / 葛清秋

  (抗击新冠肺炎)支援“疫”线的夫妻档:结束战“疫”即是归期

  信阳3月13日电 题:支援“疫”线的夫妻档:结束战“疫”即是归期

  作者 阚力 周厚亮

  “当雪水消融汇入浉河,我知道春天已经来了。”这是来自河南郑州的“80”后医生谷玉雷,在赴信阳市参与新冠肺炎救治工作的第三天,在日记中记下的内容。那一天是2月16日,也是他与妻子肖莉丽分别的第五日。彼时,夫妻俩在两座不同城市医院的隔离病区工作,身隔数百里。

  谷玉雷与妻子肖莉丽同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,是急诊科医生。疫情发生后,夫妻俩毅然将3岁和6岁的两个孩子送回老家,并向医院写下请愿书,随时准备走上一线,进入隔离病区。

  首先如愿的是妻子肖莉丽。2月12日,肖莉丽接到通知,于当日进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重症隔离病房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谷玉雷并没有过多准备,只是送上了一束妻子最喜欢的玫瑰花和一句简单的“保护好自己”。

  “千言万语积于心间,开口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当时临近情人节,我就送了一束她喜欢的玫瑰花。”谷玉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夫妻俩都心照不宣,当时也希望自己尽快走上一线,与妻子并肩作战。

  “进入隔离病房后,没有时间跟他通话,大多是趁休息的时候给他发几张自拍照。”瘦小的肖莉丽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装备,休息间隙他会给丈夫谷玉雷发几张满脸压痕的自拍照。

  2月14日,谷玉雷收到了医院发给他的“情人节礼物”,让他随医院医疗队赶赴当时疫情较重的信阳市,支援当地医院参与医疗救治。谷玉雷还记得到达信阳市那晚,内心是十分激动的,“当天到达信阳中心医院后,我推光了头发,进行了反复的隔离病房流程演练,到凌晨才入睡。”

  “由于害怕晕车,每次转运前都要用两种以上的晕车药。”谷玉雷告诉记者,正式投入当地的医疗救治后,他们除了要管理重症隔离病房的病人,还要负责把当地医院的危重症和重症病人转运到郑州。

  谷玉雷说,每次转运从物品准备到回到住处,要连续高负荷工作10个小时以上,此期间还不能吃不能喝,甚至要穿着尿不湿。“每天除了在隔离病房就是在酒店自我隔离,当时受到睡眠障碍的困扰,只能依赖安眠药入睡。”

  几日前,随着疫情防控态势向好,夫妻俩相继从离开一线进入隔离期。目前,夫妻俩一南一北分别在两座城市进行着医学隔离。

  谷玉雷告诉记者,他目前在信阳市集中隔离点隔离,每天第一件事还是关注新闻上的疫情动态。“莉丽在郑州的隔离期马上就要结束了,这段隔离期她一直忙着准备职称晋升的材料,每天我们简单的互相问候,然后又各自忙碌。”

  进入隔离期之后,谷玉雷依然很忙。每天除了关注新闻和习惯性的锻炼外,他还在准备博士毕业的论文和材料。“但愿疫情早日结束,她完成职称晋升,我完成博士答辩,一起沐浴着春风在职业生涯再进一步。”电话那端,谷玉雷的语气坚定。

  “先给媳妇一个大大的拥抱,然后给全家人做上一桌可口的饭菜,一起轻松地吃饭聊天。”谷玉雷在给记者发来的一段语音中说到,分开才知道陪伴的重要,现在特别想见妻子和老家的两个孩子。

  “有人问,你们这些白衣天使们什么时候回来?我说,大家一起努力,今天结束战“疫”,明天就是归期!”很多像谷玉雷夫妻一样刚下“战场”的医护人员们,他们的工作生活即将恢复正常,正如谷玉雷日记中所写的这样,明天就是归期。(完) 【编辑:陈海峰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